在线客服

在线客服

副标题
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8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
 联系方式
400电话:4000-111-204
投稿邮箱:nmg@nmyywh.com

舒正—八月槐花开

1008
发表时间:2017-08-24 19:25作者:舒正来源:betway体育滚球投注文艺网

文/舒正

 

  秋天的一个晚上,我和丈夫,还有外甥卞通,相随着,一块儿出去散步。深邃的天宇,游走着一片片浮云,微风携着星星点点的雨,给燥热的肌肤输送着柔和的凉意。沿着人行道缓缓向前,我们走在橘黄色的路灯下,两旁是树们制造出来的斑驳的影子。忽然,头顶有微小的东西飘落下来。仰头望去,呵,一树的花儿,开得正热烈,随着温柔的晚风,不间断地坠落到地下。低头一看,树影绰绰的路面上,细碎的黄色的花儿,浅浅地铺了一层。再看旁边剪得齐整的丁香花坛上,也落了一层花儿。我弯腰拣起一朵来,就着橘黄色的灯光,拿在鼻底仔细一闻,一股幽雅的淡淡的清香迅速控制了所有的嗅觉。


   噢,原来是槐花儿。八月,槐花盛开了。



  看吧,绿的树叶儿,黄的花儿,在晚风中晃动着。仿佛载着一树星辰,摇啊摇;花儿簌簌地落下,宛若一阵阵流星雨。还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呢。


我住家的街道两旁,是清一色的槐树。现在,它们都开花了。可一边开,一边往地上落。人们的脚踏上去,那花儿即刻就碎了。因为花儿太小,太嫩,太柔,本不该凋零的,却凋零了。看着满地青春的花儿,被路人践踏得支离破碎,心,忽然疼痛起来。这花,怎么刚刚绽蕾就落了呢?这不,它们蜷曲在我的掌心里,还带着母体的汁液,正释放着清香呢。唉,这些花儿,真不该现在就飘落,毕竟,它们还正值花期啊!


  唉,这青城的槐花儿,带给人的,竟是这样一种落寞的心绪。



  不过,这纷纷调零的槐花,悠然、洒脱、无言;落下时,没有一点苦痛,一丝哀怨,有的只是一身轻松,甚至坠落在地上,脸上依然堆着浅浅的微笑。它们虽然生命很短暂,但柔嫩鲜亮着来,又美丽青春地去,留给人世间的,始终是恬静和美好。这也值得。倘若人有这样一种心态,那不也是很好么?


  想起那年到北京去看望小女儿笑一。出租车跑一路,两旁始终是同样一种树。便问司机,这树叫什么名儿?司机很爽快,槐树。他说。接着又告诉我,槐树是北京的市树。这种树寿命长着呢。在北京,一百多岁的槐树有的是。它们年年都那么长着,年年都那么开花,年年都那么爽朗。听他这么一说,我便开始留意起槐树来。可不是么,北京的街道上,两旁多是高大茂盛的槐树,排列成整齐的绿色长廊;条条街道上,都有槐们制造的绿荫。干高,叶繁,冠大,开花时,自是别有一番景致。



  噢,怪不得北京人拿槐树做市树,槐树会成为古都北京的象征,原来它的意蕴是很厚实的呵。


  现在,青城的街道两旁,竟也栽着这么多槐树。而且我家门前的这条街道,就是槐树们的天地。这不,放出所有的目光,捕捉到的,都是槐树。


  八月,槐树开花了。朵朵槐花洒在地上,黄澄澄的,布下一片温馨。心头一动,忽然想起作家王玉水来。



  玉水在他的作品中,写到河南家乡的老院子里,一家人居住的窖屋旁,生长着一片多年的老槐树。槐树开花儿时,他便和小伙伴儿们爬到树上摘槐花儿吃。一串串地撸,一把把地吃,甜丝丝地嚼。那时,他渴望着槐树开花的季节;为了吃上槐花,给老树杈挂破了裤裆,都在所不惜。一边是为了清香、爽口,一边是为了童心的放浪、适意。因为槐树上藏有他童年的乐趣,还有躲避着大人的秘密。那么,现在呢?玉水已到了而立之年,而且成了处级干部、作家。那槐花儿呢?它们上哪儿去了?


  北京的槐树,青城的槐树,河南乡间的槐树,可谓天各一方。然而,当槐花儿盛开的时候,那幽雅、恬淡的清香,总该是连成一片的吧?


  往家返时,路边有个卖西瓜的,我出手就买了两只。吃着红瓤沙甜的西瓜,心里还在想,那满树的槐花真的就那么香吗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作者简介:


舒正 ,原名冯素珍,betway体育滚球投注作家协会会员,当代散文家。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,作品大多在《人民文学》、《十月》、《散文》、《散文海外版》《黄河文学》《北京文学》等国内大型文学刊物以及《betway体育滚球投注日报》、《草原》、《西部散文家》、《鹿鸣》等betway体育滚球投注自治区各级报刊杂志发表。主要作品有《舒正散文》2部,《绿色情缘》获betway体育滚球投注最高文学奖第九届“索龙嘎”奖。主编《里快文学作品评论集》。《里快文学作品评论集(草原卷)》2部。


责任编辑:珑月


更多的优秀文艺作品请关注:betway体育滚球投注文艺网公众平台



文章分类: 草原小说在线榜单
分享到: